湛江青年阿华:期待美丽乡村的变化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06 09:33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华清

  大年初五,广东湛江吴川村民阿华正在和家人一起观看平昌冬奥会的电视直播比赛。阿华今年31岁,是家里的长子,有一个妹妹和两个弟弟。孩子多的农村家庭,早年经济压力都很大,幸好阿华兄妹们争气,四人均考上大学,现在除了最小的弟弟在念大三,其他人都已经毕业工作。

  阿华本科毕业后进入珠海格力电器工作至今已有8个年头。在这期间,阿华经历了结婚、当爸爸、在家乡建房、买车、在中山买房、升职加薪等人生大事。没见到阿华之前,经济观察报记者猜测阿华想说的愿望可能跟生二胎、异地买房、孩子受教育等议题相关,没想到阿华说“希望社会能多些关注农村的发展”。作为一个在农村长大的党员,他对乡村振兴的推进有切身的体会,也有热切的期盼。

  在阿华看来,2018年的家乡跟2005年相比,村容村貌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支农、惠农政策颁布,村民们享受着农村经济水平提高给生活带来的便利,但现在的农村里依然存在一些亟待改善的现象。

  农村的新鲜事

  2018年狗年春节,阿华所在的村子里的菜市场拉起了巨额横幅,写着“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全面落实十九大精神”、“继续积极努力严肃认真整治村容村貌建设”“团结友善、和谐文明”等横幅。

  2017年4月,吴川当地媒体报道,为响应新农村建设的号召,吴川塘缀镇瑚琳杨赤里村的一名在外企业家出资8000多万,在保留有价值的历史建筑前提下,将全村房屋拆旧重建,统一规划,建设农民别墅,瑚琳杨赤里村也因此被称为“别墅村”,目前一期工程已经完成,春节期间引来不少外村人进村参观。

  在村容村貌的建设上,吴川的不少村委都在推进。记者从两个村的村民处得知,村里计划重新分配建设用地,统一规划新房建设。拿吴川吴阳镇的一个村来说,每块新房的建设用地达到160平方米,比旧房建设用地多出50~60平方米左右,大受村民的欢迎。在新地上建的房子必须统一朝向,而且建房村民要先提交3万元,如果三年内新房一楼封顶,村里退还3万元,如果占着建设用地三年建不了一层楼,3万元被村里没收,以此催促领到新地的村民加紧房屋建设。

  阿华所在的村子,既没大老板出资建房,也没新规划的建设用地,村民自个的钱包鼓起来后,新房依然一栋栋建起,而且几乎都在两层或以上,室内装修陈设一应俱全。在当地,家里如果有适婚的男性,建新房更是迫在眉睫的事情,否则家人担心影响“说媒”。新房自然让整条村庄令人眼前一亮,但对村容村貌贡献最大的或许当数另一个小行动——每户村民均需按人头出资处理生活垃圾。几年前,村民们的生活垃圾要么是集中倒在村里的某块空地上,偶尔焚烧,要么就近倒在河边、池塘边。自从村委每年统一收费雇人每天上门收垃圾后,村庄看起来整洁了不少。不过,一直到现在,村里也没能规划下水道,污水的处理仍有待解决。

  阿华说,2017年的年底开始,吴川的农村里还兴起一股“外嫁女回村”潮。由村民或村委组织,定好日子,外嫁女统一回村团聚,有的村庄组织外嫁女聚餐、探望村里老人、文艺表演。大年初三,是吴阳镇那界村组织外嫁女回村的日子,除了年长的外嫁女,其余外嫁女穿旗袍,几百人浩浩荡荡地游村,办了上百桌的宴席,场面壮观。

  尽管外嫁女回村活动遭到诸如“费钱费力”的批评,但在有重男轻女传统的农村里,外嫁女回村活动让一些外嫁女找到了娘家的归属感和亲切感。“活动的出发点很好,形式可以多商量”,一名看过外嫁女活动的村民说道。

  老大难的问题

  让阿华头痛的是,农村财富的积累往往靠村里劳动力外出务工所得,农村的土地反倒出现荒废的情况,村里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数量增长。

  阿华的女儿尚未满3周岁,目前还未读书,阿华把她带在身边。等到了受教育的适龄年龄,让女儿在外地读书还是送回老家读书,是阿华要做的选择题。春假过后,孩子们返工或返校,丈夫也外出打工,阿华的母亲独自一人留在家里。阿华曾经接过母亲到珠海居住,但面对陌生的城市,母亲还是想回到熟悉的乡村。

  近年来由于电商的兴起,有经商传统的潮汕地区形成不少“淘宝村”,吸引了部分年轻劳动力的回流。湛江吴川没能形成淘宝村的势头,不过吴川是建筑之乡,从这里走出了大量参建珠三角大楼的工人。农村建设用工需求的增大让部分劳动力选择回乡。然而,让高端人才回流相当困难。尽管各级政府大力鼓励大学生回乡当村官、下乡支教,但吸引力微弱。

  相对城市,农村得天独厚的资源就是土地。政府扶持农民和提高农民收入的力度也在加大:减免农业税、取消除烟叶以外的农业特产税,对种粮农民实行直接补贴,对部分地区农民实行良种补贴和农机具购置补贴;加大对农田水利基础建设的投入;设立超级稻推广项目;鼓励发展现代物流、连锁经营、电子商务等新型业态和农产品流通方式;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培育农村金融市场等。但散户农民光靠务农,难以支撑一家支出。阿华所在村子的一名村民告诉记者,她已经不奢望种水稻能挣钱,儿女们也多次劝她不要再种了。“但不种吧,家里的地荒废着很可惜,而且身在农村买米吃,很奢侈,还是种点,够我吃就好。”

  如何让土地产生更大的价值是新一代农民寻思的事情。有人承包了上百亩田地,统一种植、料理,种上更值钱的农作物,例如香蕉、花生、玉米等,规模效应使得盈利空间变大。但除了要应对农作物飘忽不定的价格外,湛江的台风天也有可能让日晒雨淋的辛劳化为泡沫。吴阳镇的沙角旋靠近海,养虾、养鱼比种农作物更有盈利的可能,几米深的人工虾塘、鱼塘一个个地被挖出来,挣钱容易了,但收成后塘里的污水处理成了难题。农家乐、农村旅游撑起了中国某些山村的经济命脉,然而湛江的旅游景点本来就不多,湛江农村想发展旅游业难上加难。

  除了经济的可持续发展问题,农村的文化建设也一直是被诟病的问题。在受教育意识方面,湛江吴川的农村或许是相对较强的。不可否认,大多农村家庭只能供孩子本科毕业,但本科学历在大城市里已经没有多少竞争优势,因此在农村里难免会出现“读书无用论”的说法,但湛江吴川的农村人还是希望孩子能考上大学。“乌金还是不如黄金贵啊,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就算挣钱不厉害,脾性都好很多,遇事能动口不动手。”一名村民笑道。

  湛江吴川的农村,封建迷信活动已经很少,但是赌博现象屡禁不止。一直到今天,地下六合彩依然在农村存活,赔率已经由原来的40倍上升到45倍。

  农村的赌摊不少,街头巷尾的小卖铺可能就藏着一个。赌博现象在春节期间往往更多,外出务工的男性回乡,手上有钱,时间也空闲,参赌人员和赌资飙升。阿华所在的村子,村民传言大年初一,一名村民在一个下午赌输了36万元。36万元,对于普通的农村家庭来说,已经是好几年的开支。

  “希望能杜绝农村的赌博现象,农民们勤劳致富。”阿华说道。记者问阿华:“有什么跟你个人比较相关的愿望吗?”“我希望过年放假能延长到正月十五啊。”阿华笑道。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